2014年7月,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建立了我國稅收違法“黑名單”公布制度。同年12月,稅務總局與中央文明辦、最高人民法院等20個部門聯合簽署了《關于對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實施聯合懲戒措施的合作備忘錄》。兩個辦法的頒布,標志著稅收違法“黑名單”公布制度和聯合懲戒制度基本確立。目前,國家稅務總局與33個部委聯合簽署《關于對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實施聯合懲戒措施的合作備忘錄(2016年版)》,與2014年相比,參與聯合懲戒的單位由21個增加到34個,聯合懲戒措施也由18項增加到28項。

    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月~2017年2月,全國各級稅務機關共向聯合懲戒單位推送“黑名單”3506件,這些“黑名單”當事人被稅務機關直接列入納稅信用D級序列,需接受高頻次稅收檢查和納稅評估,在發票領用、出口退稅等方面受到更為嚴格的監管,并在合作備忘錄列明的領域和事項上受到聯合懲戒成員單位的嚴格管理和限制。

案例1. 合同造假偷逃稅,出行消費皆受限

    在得知企業和自己的信息已經從稅收違法“黑名單”中撤出的消息后,福建省閩侯縣L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老劉心里終于踏實了。老劉對來企業做涉稅輔導的稅務人員說:“上‘黑名單’,受懲戒這件事,給了我一個深刻的教訓。因為一時貪念,不僅企業受損失,個人和企業名聲掃地,而且企業的經營和我的出行、消費都因此而受限,涉稅違法的事真是不能做,處處受阻,遭人白眼的感覺太難受了。”

    老劉的這番感慨源自其一次偷逃稅款的違法行為。由于公司經營效益不好,老劉將企業的廠房出租給無錫一家信息技術企業。老劉認為,企業想要多賺錢,就得盡量少繳稅款,即便被稅務機關發現了,大不了把少繳的稅款補齊就行了,沒啥大事,于是老劉開始找人幫他在出租廠房業務上進行“稅收籌劃”。

    但是沒過多久,接到舉報信息的閩侯縣地稅局檢查人員,就對老劉的企業實施了稅收檢查。檢查人員通過現場檢查和外部協查,最終識破了老劉經營的L公司在申報納稅時的“貓膩”:L公司與承租方簽署的是《租賃合同》,實際業務也為廠房租賃,但是在申領、開具發票及納稅申報時,卻沒有如實辦理。為了隱瞞廠房租賃收入,L公司偽造了一份《倉儲服務合同》提供給稅務機關,并以提供倉儲服務的名義申領、開具發票及辦理納稅申報業務。

    確認L公司的違法事實后,閩侯縣地稅局依法認定該企業違法性質為偷稅,并依法作出追征稅款143.1萬多元(其中偷稅稅款118.7萬多元)、加收滯納金19.6萬多元,并處罰款59.3萬多元的處理決定。

    老劉聽人說起過,根據新修訂的我國刑法相關規定,偷稅違法后,當事人及時補繳稅款、滯 納金和罰款,就不會負刑事責任,于是趕緊繳清了稅款,并以為這件事就此了結了。 

    但老劉沒想到,2015年9月,他準備乘飛機去上海談生意時,航空公司竟然告訴他因為涉稅違法,他不能乘坐頭等艙。隨后,在上海消費時,由于信用有污點,付款時刷信用卡也被限制交易。返程時,老劉想坐高鐵一等座,也因為曾有涉稅違法行為而吃了“閉門羹”。 

    后來,老劉才了解到,他所在企業的偷稅案,由于達到了重大稅收違法案件“黑名單”公布標準,老劉本人及企業的相關信息已被納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在稅務機關外部網站上對外進行了公布。同時,稅務機關還將相關“黑名單”信息推送給了工商、金融、鐵路運輸、航空等多個部門實施聯合懲戒——老劉在出行、消費等活動時感受到的種種不便,均來自于聯合懲戒措施。

    “黑名單”曝光名聲掃地,受到聯合懲戒處處受限,老劉嘗到了自己涉稅違法帶來的苦果。痛定思痛,老劉隨后加強了企業核算管理,按時足額申報納稅,并時常在辦理涉稅業務時詢問稅務人員何時企業才能移出“黑名單”。 

    國家稅務總局重新修訂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實施后,當稅務人員告訴老劉,經過上級審定,老劉的企業及個人信息可以從“黑名單”中撤出后,老劉這才松了一口氣。(吳仁樞)

案例2. 為偷稅隱瞞收入,為補稅變賣房產

    在互聯網上銷售貨物未開具發票不申報收入,向加盟商收取貨款不從對公賬戶入賬,隱瞞銷售收入4000多萬元。最近,廈門市國稅局經過核查確認,廈門市Y服裝公司通過賬外經營方式偷逃稅款720萬元,該局依法對企業作出補繳稅款并處罰款360萬元的處理決定。同時,按照規定,Y服裝公司信息被稅務機關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對外曝光,企業信息也被傳送到聯合懲戒成員單位。 

    在20多個部門聯合懲戒措施的壓力下,為避免面臨“一處失信,處處受阻”的經營窘境,Y服裝公司出售一套房產繳納了720萬元欠稅,并繼續籌措資金,希望通過繳清滯納金和罰款從而盡快從“黑榜”中除名。

    廈門Y服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9月,企業性質為私營有限責任公司,經營范圍為生產、加工、銷售服裝鞋帽和服裝飾品等。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接到該公司涉嫌隱瞞銷售收入偷稅的舉報信息后,對該企業的經營方式和產銷鏈條進行了調查和研究,掌握了該企業加盟店、經銷商、網店等各種銷售渠道的基本情況及企業的運營模式,在此基礎上,檢查人員對該企業生產車間、辦公場所實施了突擊檢查,取得了該企業的賬簿資料和電子經營信息。

    隨后,檢查人員在相關部門和企業的配合下,從第三方調取了該企業電商平臺的銷售數據,以及用于結算收入的銀行賬戶資金流傳清單。結合企業辦公電腦中提取的經營數據,檢查人員對企業商品發貨單、銷售清單和賬簿資料進行了仔細分析和篩查,最終確認,該企業與300多家個體加盟商的產品銷售收入,以及電商平臺銷售貨物收入均未開具發票并申報納稅。 

    經查,Y服裝公司2012年~2014年,共隱瞞銷售收入4000余萬元。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依法對該公司作出補繳稅款720萬元,并處罰款360萬元的處理決定。 

    但是,在規定的限期內,Y服裝公司并未及時補繳稅款。

    2016年8月,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依法對該企業下達處罰決定書,要求企業在當月23日前,將所欠稅款及罰款繳納入庫,并告知企業若不執行稅務機關處理決定,將被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受到20多個部門聯合懲戒,今后企業經營將面臨“處處受阻”的局面。迫于壓力,Y服裝公司變賣了其位于廈門市區的一套商品房,向稅務機關繳納了所欠稅款720萬元及罰款40萬元。但其仍有滯納金及罰款共計392萬元未繳清。  

    2017年1月27日,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依法將該案件錄入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系統,并將該企業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在外部網站上向社會公布。該企業納稅信用等級也被直接降為D級。 

    該企業信息納入“黑名單”對外公布后,為督促企業繳清滯納金和罰款,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除按規程采取稅收強制執行措施外,還將該企業重大稅收違法信息推送給了金融機構、市發改局、市場監管局、旅游局和工商局、海關等聯合懲戒成員單位,以便各單位對其實行聯合懲戒。同時,稅務人員對該企業加大監管和日常申報審核力度,并加強了納稅評估和稅收檢查工作。 

    在得知已被納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后,Y服裝公司負責人向稅務人員表示,將盡快籌借資金繳納剩余滯納金和罰款,并向廈門市國稅局稽查局提交了分期還款計劃承諾書。(李金選 李津嵐)

案例3. 補繳拖欠的稅款,彌補缺失的信用

    2012年11月,浙江省溫州市地稅局稽查局對H房地產有限公司2007年1月~2011年12月期間的納稅情況實施稅收檢查。檢查發現,該企業存在以下違法行為:非法取得15份虛開發票,金額合計2096萬元;在開發成本中虛列廣告費合計7400萬元;在開發成本中虛列房產營銷費用,重復列支土建工程、配套設施成本共979萬元。溫州市地稅局稽查局依法對其作出追繳企業所得稅稅款、滯納金、罰款共計5158.8萬元(含代扣個人所得稅1709.3萬元)的處理決定。

    《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于2015年4月14日送達企業后,該企業以各種理由推拖,拒不繳納稅款。按照稽查規程,溫州市地稅局稽查局分別于2015年7月和8月兩次向企業發出催告通知書,但該企業仍未按要求及時繳納相應稅款、滯納金和罰款。

    根據《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有關規定,溫州市地稅局稽查局于2015年11月底將該企業信息錄入重大稅收違法案件公布信息系統。2016年2月2日國家稅務總局、浙江省地稅局、溫州市地稅局在外部網站向社會公布該企業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同時,按照聯合懲戒制度,稅務機關將該企業信息通報給了浙江省政府信用辦和溫州市人民政府信用辦,隨后“信用浙江平臺”“溫州信用網”等平臺先后向全社會公布了該企業的涉稅違法失信情況。

    在加大曝光力度的同時,溫州市地稅局加大了對企業的稅法宣傳等工作,稅務人員向該企業負責人說明,進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受到多部門聯合懲戒后,企業將列為稅務機關重點監控對象,還將在政府工地供應、企業招投標等方面喪失資格,生產經營受到影響。

    企業了解情況后,改變了之前的消極抵觸態度。企業負責人向稅務人員表示,一定想辦法籌措資金,盡早補繳稅款。 

    隨后,該企業通過集團財務公司調配資金,補繳了2800萬元稅款,并向溫州市地稅局稽查局提供納稅擔保,提出分期繳納稅款申請。2016年6月12日,隨著該企業最后一筆553萬元稅款入庫,該企業所欠的稅款、滯納金、罰款全部入庫。為幫助企業修復信用,依據國家稅務總局修訂后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經審批,稅務機關將該企業信息撤出稅收違法“黑名單”,并通知了聯合懲戒成員單位免予懲戒,該企業成為浙江省首家撤出“黑名單”的企業。

    當稅務人員到該企業開展稽查回訪時,該企業負責人表示,隨著國家對稅收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稅收違法成本正大幅提高。企業要想發展,必須遵紀守法,講誠信,絕不能在納稅方面動歪腦筋。(吳旋 李強 金鑫)

案例4. 宣講懲戒制度,推動案件執行

    近期,張家口市國稅局稽查局對F汽貿公司實施稅收檢查,確認企業存在維修(配件)保養收入未申報、出售試駕車未計收入未申報納稅等問題,該局依法將企業行為定性為偷稅,并作出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罰款共計447.3萬多元的處理決定。  

    對于稅務機關的處理決定,該企業全部表示認可,但卻表示企業資金緊張,只能依靠銀行貸款勉強營運,很難執行稅務機關的處理決定。 

    按照規定,張家口市國稅局稽查局將F汽貿公司信息錄入重大稅收違法案件公布信息系統,在張家口市國稅局外部網站等平臺進行曝光,并將企業信息傳遞給了聯合懲戒成員部門。

    與此同時,張家口市國稅局聯合公安機關經偵部門,對企業開展稅法宣傳,特別是加大對“黑名單”制度和聯合懲戒制度的宣傳力度。稽查人員向企業負責人表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仍拒不補繳應納稅款、滯納金或不接受行政處罰的違法企業,稅務機關將移交公安機關立案追訴。目前,稅務機關、工商、財政等21個部門已聯合制定了《聯合懲戒措施的合作備忘錄》,稅務機關“黑名單”曝光的涉稅違法企業將會受到18項聯合懲戒,在招投標、貸款、產品檢驗等多方受限,企業人員出行也將受到限制。 

    經過稽查人員宣講,該企業負責人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先行補繳稅款241.2萬多元。隨后籌措資金,繳清了滯納金85.7萬多元和罰款120.4萬多元。因企業及時補繳稅款、滯納金和罰款,根據國家稅務總局(2016年第24號)公告相關規定,張家口市國稅局經審核決定,將企業信息撤出“黑名單”,并通知聯合懲戒成員單位停止懲戒。

    張家口市國稅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在稅收檢查過程中和稅務稽查案件執行前期,及時對涉稅違法納稅人宣講稅收違法“黑名單”制度和聯合懲戒制度,可有效防止稅務處理決定執行難的情況發生,提高納稅人稅法遵從度。(張軒)

案例5. 受懲戒方知后悔,記教訓依法補稅

    最近一段時間,湖北M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褚總很心煩,企業被銀行降低授信額度,之前談好的貸款申請方案被暫停,公司資金周轉出現了困難;在不久前的招標活動中,因為得知企業上了稅收違法“黑名單”,長期合作的單位拒絕其參加今年的招投標活動。更讓褚總郁悶的是,現在他被限制乘坐飛機和高鐵,出行也不方便了。

    原來,褚總和他經營的企業遇到的種種不便,均源自于企業曾經的涉稅違法行為。不久前,湖北某市國稅局稽查局接到舉報信息,稱褚總所在的企業存在涉稅問題。檢查人員對該公司實施稅務檢查后發現,該公司采取賬外經營方式隱匿收入339.20萬元,檢查人員依法對褚總經營的M公司作出補繳稅款62.75萬元、罰款31.38萬元的處理決定。 

    褚總最初并沒有把稅務機關的處理決定當回事,也沒有按期執行處理決定補繳稅款。但隨著稅務機關將企業信息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進行公示,并通知相關部門實施聯合懲戒,褚總這才慌了神,急忙到稅務機關補繳稅款。 

    褚總向檢查人員小鄒講了近期公司經營和自己出行遇到的種種不便,詢問小鄒企業的信息何時才能撤出稅收“黑名單”,經營不再受限。

    小鄒告訴褚總,涉稅違法后,如果積極補繳稅款,改正違法行為,稅務機關也為企業提供了修復信用的機會。根據新修訂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規定,對偷稅和欠繳應納稅款被稅務機關公告的納稅人,在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后可以從稅收違法公告欄中撤出。

    “你們公司已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我們會將盡快提請上級審批,將你們公司的信息從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欄里撤出來,并通知其他部門停止聯合懲戒。不過被稅務機關處理處罰的記錄仍將作為稅收信用檔案保存在信息系統中,以后如果你們公司堅持依法誠信納稅,稅收信用是可以得到修復的。”小鄒說。 

    聽小鄒這樣說,褚總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了地。他對小鄒說:“沒想到一時糊涂,給企業經營和個人信用造成了這么大的損失,今后我一定誠信納稅,守法經營,把損失的信用彌補回來。”(沈文勇)

案例6. 上“黑榜”顏面無光,受懲戒四處碰壁

    2015年7月,河北省淶源縣國稅局稽查局經過調查確認,淶源縣B混凝土有限公司采取虛增成本、少計收入等方式偷逃稅款1417萬元,同時,該企業因其他涉稅問題少繳稅款121萬元。淶源縣國稅局稽查局依法對該企業作出補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和罰款的處理決定。 

    《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B混凝土有限公司后,該企業以資金困難為由,遲遲不補繳稅款、滯納金和罰款。根據《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有關規定,稅務機關將該企業信息納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在國家稅務總局、河北省國稅局、保定市國稅局外部網站上進行了公布。同時,稅務機關將該企業違法信息傳遞到金融、工商、公安等聯合懲戒成員部門,對該企業實施聯合懲戒。 

    自從上了稅收違法“黑名單”,淶源縣B混凝土有限公司的生產經營活動就開始處處受阻。 

    2015年9月,該公司與容烏高速某項目部洽談銷售供應商砼業務,初期雙方接洽順利,但好景不長,由于對方發現B混凝土有限公司是稅收違法“黑名單”企業,遂中止了與該企業的業務洽商。2016年3月,企業資金周轉出現困難,該公司到淶源縣農業銀行申請辦理貸款業務,由于企業欠繳稅款也是銀行征信系統“黑名單”成員,結果貸款也泡了湯。 

    資金問題還沒解決,企業會計又告訴企業負責人王某說,由于被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企業的納稅信用等級已被稅務機關降為最低的D級。此外,王某經營的另一家企業——淶源縣某攪拌站也被稅務機關按D級信用納稅人實施管理,領用增值稅發票數量按輔導期一般納稅人標準辦理,企業領用普通發票需交舊才能供新,而且限量供應,由于發票用量不足,不少購貨單位紛紛找該企業催開發票。  

    會計告訴王某,不僅如此,稅務機關還將對王某經營的企業實施重點監控,加大納稅評估和稅收檢查力度,并對企業日常辦稅和報送的業務申請資料嚴加審核。生產經營中接二連三碰壁,該企業的負責人王某如夢初醒,王某想方設法籌措資金,向稅務機關繳清了所欠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并請求稅務機關將企業信息從稅收違法“黑名單”中撤出。但稅務人員告訴王某,按照規定,其企業案件屬于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企業違法信息自公布之日起需滿2年,才能從公布欄中撤出。這讓王某很郁悶。

    2016年6月1日,修訂后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6年第24號)開始實施。按照新辦法規定,淶源縣B混凝土有限公司已按照《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要求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經審核,保定市國稅局將該企業信息從公告欄中撤出,并將企業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的情況通知聯合懲戒成員部門停止對其實施懲戒。

    當稅務人員將這一消息告之王某后,王某長舒了一口氣,他向稅務人員表示,上“黑名單”處處碰壁的感覺太難受了,今后一定吸取教訓,依法納稅。(吳萌)

案例7. 企業名列“黑名單”,迫于壓力繳欠稅

    在得知企業由于涉稅違法已被稅務機關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對外公布,并將受到財政、工商、土地、出入境管理等20多個部門的聯合懲戒后,2016年11月22日,武漢A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負責人帶著企業會計,主動到稅務機關繳清了欠繳的稅款及滯納金、罰款共計287.2萬多元。 

    2013年8月,武漢市地稅局稽查局接到舉報信息稱,武漢A信息技術公司涉嫌通過隱匿收入的方式偷逃稅款。武漢市地稅局稽查局遂立案對該企業實施檢查。檢查人員通過外地稅務機關協查和外調取證后,查實武漢A信息技術公司在2007年~2010年期間,通過“大頭小尾”的方式套開手工發票,少計營業收入1416.6萬多元。該局依法對企業作出補繳稅款153.9萬多元、加收滯納金98.1萬多元、罰款35.4萬多元,共計287.5萬多元的處理決定。 

    《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后,該企業以經營困難為由,一直未按處理決定要求繳納稅款、滯納金及罰款,檢查人員多次催繳無果。為此,武漢市地稅局稽查局依法對該企業采取稅收保全措施和強制執行措施,從該企業存款賬戶余額中劃扣稅款及逾期滯納金39萬余元。但該企業負責人仍以企業無資金為由拒絕繳納剩余稅款。 

    根據《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有關規定,2016年7月,武漢市地稅局稽查局將武漢A信息技術公司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上報湖北省地稅局,湖北省地稅局、武漢市地稅局相繼在外部網站的曝光臺,對企業違法失信情況進行公布。

    隨后,按照聯合懲戒制度規定,湖北省地稅局將該企業違法信息傳遞給湖北省信用辦、省政府金融辦、省公安廳、省財政廳等20多個部門實施聯合懲戒。武漢市地稅局稽查局檢查人員通知該企業負責人,企業已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對外曝光,企業信息已推送至聯合懲戒成員單位,如不繳納欠繳稅款,企業將因為納稅失信行為,在今后經營發展中處處受阻。  

    認識到“黑名單”曝光和聯合懲戒將影響企業未來發展后,該企業法定代表人很快向稅務人員表示,愿意積極配合稅務機關執行處理決定,盡快繳清稅款。此后,該企業變賣兩處房產,積極籌措資金,于2016年11月22日將欠繳的287.2萬多元稅款、滯納金及罰款全部繳清。(吳文)

案例8. 涉稅違法受懲戒,處處受阻險倒閉

    “這對我和我的企業來說,是一個大教訓。自從上了稅收違法‘黑名單’后,做什么生意都不順當,由于受到聯合懲戒,企業在招投標、貸款方面處處受阻,差一點倒閉。今后,企業一定要誠信經營依法納稅,盡快消除信用污點,這樣企業才能夠長久發展。”日前,浙江省湖州市HL針織染整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 

    湖州市HL針織染整公司是浙江省首例被稅務機關曝光的稅收違法“黑名單”企業。 

    2014年,湖州市國稅局對“高污染、高排放”行業實施稅收專項檢查,檢查人員在分析該企業申報數據時,發現企業稅負異常,疑點較大。檢查人員對該企業經營狀況深入核查后確認,HL針織染整公司在2010年~2013年3年時間內,共偷逃稅款923.1萬多元。因企業違法性質惡劣,湖州市國稅局稽查局除依法要求該企業補繳稅款外,對其處以461.5萬元罰款。 

    因該案件偷稅數額巨大,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符合稅收違法“黑名單”曝光標準,浙江省國稅局將該企業信息錄入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系統,在浙江省國稅局外部網站、“信用浙江”網站,以及“浙江衛視”“浙江經視新聞”“浙江之聲”等媒體上對企業違法信息進行了公開發布。 

    此外,浙江省國稅局還將HL針織公司涉稅違法信息傳遞至財政、公安、金融、商務和出入境管理等多個聯合懲戒成員部門,對其實施聯合懲戒:稅務機關將該企業納稅信用等級降為D級;財政、商務部門對該企業債券發行設限,取消政府性資金支持資格;人民銀行將該企業“黑名單”信息納入全國金融征信系統,在貸款授信方面予以限制;出入境管理部門則對企業主要負責人潘某等人實施限制出境措施。  

    國家稅務總局修訂后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實施后,鑒于HL針織公司已按時向稅務機關補繳了稅款和罰款,符合信用救濟規定條件,浙江省國稅局將該企業稅收違法信息從“黑名單”公示欄中移出,并及時通知了聯合懲戒成員部門停止對其實施懲戒措施。

    “目前,浙江省共有8戶‘黑名單’上榜企業,由于按時向稅務機關補繳了應納稅款及相關滯納金和罰款,符合信用救濟規定條件,稅務機關已相繼將其信息移出‘黑名單’。納稅信用救濟措施的實施,可促使違法失信企業積極補繳稅款,同時給了違法當事人一次彌補過錯、修補信用的機會,不僅有助于提升稅法遵從度,而且可使企業在今后的生產經營中更加重視和珍惜納稅信用。”浙江省國稅局稽查局有關負責人說。(任哲維)

案例9. 為小利虛開發票,入“黑榜”后悔莫及

    近日,一對年輕的夫妻匆匆走進寧波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夫妻倆向稅務人員表示,要將欠繳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全額繳清,并請求稅務人員將企業信息從稅收違法“黑名單”中盡快撤出。

    原來,夫妻倆自主創業開了一家小廠,主要從事塑料件、機械配件的制造加工經營業務,由于市場競爭十分激烈,小廠只能勉強維持經營。2014年11月,因貪圖價格便宜,夫妻倆從一家無證經營的商戶處購買了原材料,為抵扣進項稅額,少繳稅款,夫妻倆以支付票面金額6%手續費的方式,購買了票面銷貨單位信息為上海某公司的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稅額3.3萬多元。

    但紙包不住火,不久寧波市國稅局第一稽查局在對小廠實施稅收檢查時,發現了夫妻倆的違法行為。稅務機關依照稅法有關規定,對該廠作出補繳增值稅稅款、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的稅務處理決定。

    由于資金緊張,收到稅務處理通知后,該廠遲遲未繳清相應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于是稅務機關按照規定,將該廠信息納入“黑名單”對外進行了公示。 

    不久前,夫妻倆無意間在報上讀到一則新聞,稱稅務機關已實施稅收違法“黑名單”制度, 上“黑榜”的企業不僅會被公開曝光,還將受到多個部門實施的聯合懲戒,在銀行貸款、出境等多方面受限。得知這一信息后,夫妻倆再也坐不住了,立即想辦法籌措款項,趕到稅務機關,希望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后,稅務人員能將企業信息從“黑名單”中撤出。 

    雖然夫妻倆繳清了所欠稅款、滯納金和罰款,但稅務人員告訴他們,由于該廠的行為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符合修訂后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第九條規定的信用救濟情形,因此,按照規定,企業違法信息必須在公布滿2年后,才能從公告欄中撤出。 

    聽了稅務人員的話,夫妻倆十分懊悔,因為一時貪念,不但沒給企業經營帶來幫助,由于涉稅違法,還使企業信用受到了損害,失去了很多發展機遇,實在是得不償失。(寧旭)

案例10. 偷逃巨額稅款,飽嘗失信苦果

    2013年底,河南省焦作市地稅局稽查局對焦作市W集團公司立案檢查。該公司是一家大型煤礦生產企業,是當地重點稅源。稅務機關抽調骨干力量組成專案組對企業生產經營流程和產銷情況實施全面核查。經過幾個月時間的內查外調,最終檢查人員確認,W集團公司存在少繳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等違法事實,共計少繳稅款1.73億元。焦作市地稅局稽查局依法對W集團公司作出補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共3.37億元的處理決定。該案是焦作市地稅機關有史以來查處案值最大的偷逃稅款案件。  

    由于案值巨大,企業偷逃稅款違法行為惡劣,稅務機關按照《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的規定,將該企業信息納入稅收違法“黑名單”,通過外部網站和焦作市社會信用信息平臺進行了曝光。同時,將該企業涉稅違法信息推送給聯合懲戒成員單位實施聯合懲戒。不久,W集團公司就嘗到了涉稅違法失信的苦果。

    由于偷逃稅款,稅務機關按照信用評價制度規定,將W集團公司納稅信用直接降為D級——這是W集團建企以來史無前例的事。納稅信用降為D級后,不僅企業以前享受的各種辦稅便利服務和優待沒有了,同時,稅務機關還增加了納稅評估和稅收檢查頻次,將該集團公司列為重點稅收監控對象。

    與此同時,多個政府部門的懲戒措施也接踵而至:由于市級財政部門將W集團公司違法信息提交有關處室進行了備案,當該公司向財政部門申請220萬元科研返還獎勵基金時,申請被駁回;金融部門也降低了對W集團的貸款信用評級,偌大的一個集團企業,即使愿意提供資產抵押,也沒有銀行受理其貸款申請;作為大型企業集團,以往焦作市開展行業企業評先評優活動,該企業總是“座上客”,但入了“黑名單”后,企業和法定代表人坐了冷板凳。此外,W集團公司不少老客戶和業務合作單位,通過信用平臺和媒體得知企業被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后,也紛紛對該公司的信譽度、經營能力提出了質疑,企業因此失去了不少訂單和合作項目。

    “黑名單”聯合懲戒措施的實施,讓W集團公司生產經營處處受限,企業負責人也因此認識到了企業涉稅違法失信所帶來的嚴重后果。 

    2016年6月,新修訂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發布實施后,當稅務人員告之W集團法定代表人,該企業情況適用信用救濟規定,經過審核,企業信息已移出稅收違法“黑名單”后,該企業負責人喜出望外,連連向稅務人員表示,今后企業一定吸取教訓,加強財務核算管理,完善內控管理制度,按時足額申報納稅,通過實際行動修復納稅信用。(焦利輝 李銳)

案例11. 違法失信舉步維艱,信用救濟重獲生機

    2013年8月,安徽省馬鞍山市國稅局稽查局根市政府信訪局轉交的舉報信息,對馬鞍山市X建材公司立案檢查。檢查人員經過核查確認,該公司2012年4月~2013年5月期間,銷售管樁取得1392.8萬多元收入未依法申報納稅。在完成稅務稽查程序后,馬鞍山市國稅局稽查局依法對X建材公司作出追繳增值稅236.6萬多元、企業所得稅9.5萬多元、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96.2萬多元的處理決定。X建材公司在補繳了246.1萬多元稅款后,以資金困難為由遲遲未繳納滯納金和罰款。 

    由于X建材公司涉稅違法數額已達到了“黑名單”曝光標準,馬鞍山市國稅局依據《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的規定,將該企業信息納入稅收違法“黑名單”,并通過外部網站進行了公示。同時,按照聯合懲戒合作備忘錄的相關要求,將該企業的稅收違法信息傳遞給了財政、工商、商務、公安等聯合懲戒合作單位,并在“信用安徽”網站以及“誠信馬鞍山”網站的《紅黑榜》欄目上進行了發布。 

    不久后,X建材公司在貸款、企業招投標等多個領域感受到了聯合懲戒的威力:先是企業在建設銀行的貸款額度被壓縮了近1000萬元,隨后企業由馬鞍山市政府提供擔保的600萬元“稅源貸”項目在放款階段被叫停。不僅如此,馬鞍山市文體中心等一批市級重點建設項目的招投標活動,也取消了X建材公司的參與資格……接踵而來的壞消息讓馬鞍山市X建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某的情緒沮喪到了極點。資金鏈斷裂、合作方信任度降低、競爭對手借機打壓,X公司的經營變得舉步維艱。 

    面對企業因涉稅失信懲戒造成的困難處境,曾某痛定思痛,決定用實際行動修補受損的納稅信用。曾某帶著公司財務負責人來到了馬鞍山市國稅局稽查局。稅務人員詳細向他宣講了企業被列入稅收違法“黑名單”的原因和程序,以及企業和相關人員在聯合懲戒實施后,在經營、投融資、工程招投標和出行等方面受到的懲戒措施。  

    由于該企業尚有滯納金和96.2萬多元罰款未繳清,因此,馬鞍山市國稅局按照稅法相關規定,對企業從嚴實施稅收管理,除將企業納稅信用等級直接判定為D級外,還收繳和停供了增值稅普通發票。稅務人員向曾某表示,企業必須按照《稅務處理決定書》和《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要求,繳清稅款、滯納金和罰款后,才有可能獲得信用修復的機會。

    從稅務機關回來后,曾某立即召開股東會議商討如何盡快籌措資金繳納欠稅。一周后,曾某再次來到馬鞍山市國稅局稽查局,向稅務人員遞交了《企業經營情況報告》和《繳納稅款承諾書》。在報告和承諾書中,曾某表示,盡管企業目前經營遇到困難,但一定積極配合稅務機關執行處理決定,并向稅務機關承諾,在約定時間內,企業如有資金到位就分批繳納罰款及滯納金。

    2015年5月~12月,X建材公司分批繳納了滯納金40余萬元,2016年3月29日,隨著最后一筆70萬元罰款繳納入庫,X建材公司最終全部繳清了所欠的稅款、滯納金和罰款。 

    2016年6月,國家稅務總局新修訂的《重大稅收違法案件信息公布辦法(試行)》實施后,經過審核,馬鞍山市國稅局將X建材公司信息從稅收違法“黑名單”中撤出,并通知聯合懲戒成員部門對該企業停止聯合懲戒。

    不久后,曾某的X建材公司得到了期盼已久的600萬元銀行貸款,這對于飽嘗懲戒之苦資金缺乏的X建材公司,無異于久旱后的甘霖。

文章來源: 廣東地稅

原文鏈接: http://mp.weixin.qq.com/s/Faqc8-Vf89bAc8EsEPHeHg